【求索|壮丽70年▪我的家国记忆】可喜的住房变迁

2019-10-29 09:19  

金洁

30年,在历史长河中不过短暂的一瞬,但是对于芸芸众生,我们的人生能有几个30年?从1989年到2019年,这日新月异的30年,是我生命旅途中浓墨重彩的一笔。这期间,我完成了从单身到为人妻为人母的角色转换,也经历了从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到如今住着高楼大厦的住房变迁。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一路走来,不禁感慨万千。

1989年10月,我步入婚姻殿堂。当时先生一穷二白,属于一般姑娘见了都退避三舍的穷光蛋。因为没有房子,我们只好借住在瑞安湖岭税务所职工宿舍,而实际上那时先生已从湖岭调到莘塍,但我还在湖岭工作,因而只能暂时赖在那儿。

1991年,我也调往莘塍工作,一家三口得以团聚,但仍然是住在先生单位宿舍。其实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宿舍,而是一幢办公大楼。一楼是办税大厅,先生的办公室在二楼,而我们就住在三楼。简陋的房间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就连电饭煲也只能是见缝插针搁置在单位提供的旧木椅上。印象特别深刻的是1994年8月21日,瑞安遭受百年未遇的17号台风正面袭击。那一夜,我们胆战心惊蜷缩在床上,感觉整幢办公楼像要被呼啸的台风刮走,一种类似于流落他乡的寂寞与忧伤不知不觉弥漫在心间。

平常还好,要是逢年过节,我们就成了“传达室老伯”,尽职尽责守护着莘塍税务所。这一守就是四年,直到1995年,先生调离莘塍到了瑞安,我们才结束这段免费“看家”日子,搬家到我的工作单位——莘塍镇一小。在这里,我们住的是真正的教职工宿舍,但条件却比之前差很多——十几户人家共用一个简易浴室,给生活带来诸多不便。那一年,先生在瑞安上班,儿子在瑞安上幼儿园,先生每天带着儿子奔波在莘塍到瑞安的路上。

1996年,我们彻底告别无房的尴尬,在瑞安西河小区买了一套80平方米的商品房,虽然是六楼,没有电梯,每天上下楼有点累,但我们很知足。为此我还专门写过一篇文章《我的“珠穆朗玛峰”》,发表在《温州日报》呢。在这真正属于自己的第一套房子里,我们美滋滋地把平淡的日子过得像一首浪漫的抒情诗。

1998年,我调到瑞安市实验小学。为了上班方便,我们于1999年卖掉西河小区的房子,在距离学校很近的后垟河路买了一套120平方米的新房子。这房子地段好,朝向好,采光好,住起来心情自然好,唯一的缺点是装修时没能整出个独立的书房来。这房子我们住了6年,期间适逢门前那片广阔的空地被开发商买去建高层住宅。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建了高层后,阳光就会被挡住,这可怎么办?无法改变别人的决定,那就改变自己的思路,我们干脆按揭贷款到前面的高楼大厦买期房!

2005年,我们搬进200多平方米的高层住宅,最主要的是还有一个坐北朝南的大书房,这简直令我高兴得找不着北。虽然不是特别高档的小区,但周边设施齐全,医院、体育馆、繁华的虹桥路商业街,以及我供职的学校,都近在咫尺,工作和生活相当便利。空闲时坐在自家视野开阔的书房里,不仅能纵览我们学校全貌,还可以清晰听见上下课的铃声,身心愉悦自不必说。转眼之间,我们已经在这套冬暖夏凉的大房子里愉快地生活了14年。在这14年里,我们经历过很多事,沉淀下很多情,也对这房子产生了更深的依恋。

然而,生命不息,追求不止,我们打算退休后再买套更好的小区房,开开心心过日子,喜看祖国下一个30年的变化和发展。


来源:温州日报

编辑 杨凡

审核 潘秀慧

监制 刘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