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索|壮丽70年·我的家国记忆】说说我家书房变迁故事

2019-12-09 10:12  

image.png

徐秀莉

读书的人如果没有一个能藏书看书的地方,那就像常人天天吃饭却没存放米、没地方吃饭一样的残缺。拥有书架和书房是每一个喜欢书籍的人所期盼和梦想的事。

我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初,那是一个物质十分贫乏的年代,吃不饱,穿不暖,一家老小八人住几十平方米的房子。那时候想看一本书能借到就很幸运了,买书?那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家里连本书都没有,何谈书房?

1978年高考恢复之后有幸圆了大学梦,我有了城区户口,后来成了拿国家工资的干部。1980年结婚时,两人靠国家发的合起来仅八十来块的工资生活,依然只能解决温饱问题。我们住的是位于市区小巷的三代同堂的一间半新旧的楼房,属于我们一家三口的是楼下一个五六平方米的小厨房和十八平方米大的卧房,连客厅、卫生间都没有,哪奢望书房?我从师范学校毕业带回的及自己喜欢的那些文学书籍,总要有个存放的地方啊!没办法,我去买了一个一米多高的竹制书架,“螺蛳壳里做道场”,腾出窗户下三门柜旁边一处空间,把书架放置好,摆上了几十本常用的书,其余的只能委屈它们装在旧箱子里,塞在床底下了。

1990年,好日子终于来了:单位分了我一套50平方米的联建房,两卧一卫一厨。但同样没有书房,书照样没地方放,还是抽屉啊、床头啊、箱子啊,能放的地方就零零碎碎地存放。因为没地方摆放,那几年我基本不买书。何况那时在招生办工作,超级繁忙,几乎是没有空闲时间,也很少看书。然那几年也是我写作的高峰期,在繁忙的工作里见缝插针,隔三岔五的在报刊上发表文章,被别人开玩笑说是“高产作家”。现在回过头来想想,这大概是“东墙损失西墙补”,没书看了,只能把时间用在写作上了吧。

1997年,我们省吃俭用,加上工资也有所增加,经济状况有所好转,出于对书房的渴求,我们狠下心决定换房。这一次是间76平方米的有东南窗的新房子。经过设计,总算腾出了个8平方米左右的完整书房,然后请木工做了靠墙立式书柜,能放上千册书,真是过瘾啊!因为书柜大,把我们全部藏书放上去还不够“丰满”,于是我就经常光顾书店,看到喜欢的就买,日积月累,书柜里的书慢慢增多,书的内容范围也不断扩大。双休日有空,随便抽一本书来看看,觉得自己突然变得充实和富足。同时,我还在书房配了张书桌,买了电脑。从那年开始,我告别了手写文章的历史,再也不用写草稿再抄写再发传真了。

随着改革开放深入,人们对居住条件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温州崛起一幢幢高楼大厦。2004年底,我们再一次搬家。这次比原来那套面积大一倍,共有150多平方米。我把正中朝南一个15平方米的房间装修成书房,还定制了书柜和书桌,配置了新电脑,装上了空调。这才像真正的书房啊!宽敞又明亮,偌大的书柜可以按类别存放几千册书。如今,我一有空就坐在书房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看书、上网、写文章、听音乐,眼睛疲劳了转过身看看窗外的花草,煞是惬意。

小小书房,在我们的生活中虽然不是最主要的角色,但它又是我们精神的寄托之处。回顾共和国这70年发展走过的路,我们的物质生活越过越富裕,精神方面也越来越希望富足。如今大家换房子,只要条件允许,我相信都不会忽略对书房的投入。让书香溢满我们的家庭港湾,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有国家的繁荣强大,才有百姓的幸福生活。我家书房的变化,某种程度上见证了中国的大发展和人民生活的大改善。我们为生为中国人而自豪,我们为赶上好时代而倍感幸福!


来源:温州日报

编辑 王恋莉

审核 潘秀慧

监制 刘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