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索|社科研究】折股量化试点助推乡村产业振兴

2020-05-04 08:32  

c2f784ceb42922d360a303a5ad8e75ad.png

杨家乐 张纯恩 吴守如

折股量化是乡村振兴模式的创新,指在不改变扶贫资金用途的前提下,以扶贫资金投入项目所形成资产股权量化为载体,赋予村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和低收入农户更多的财产权利,拓宽其持续稳定的增收渠道,激发其参与产业化合作开发 和生产劳动的内生动力,从而达到提升扶贫效果、促进乡村产业振兴的目的。 2018年以来,苍南县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总要求,在高起点实施乡村振兴示范带建设的过程中, 将县财政局、下派村指导员的一线帮扶工作进行整合、创新,以溪东村休闲产业项目开发为切入点,开展扶贫资金折股量化试点,依托当地生态旅游资源,在温州市范围内率先试点扶贫资金“折股量化”,以更精准的财政投入撬动产业扶 贫,助推乡村振兴。

“折股量化”试点的实践

经过前期调查研究和充分论证,溪东村“风情民宿”作为财政扶贫“折股量化”的试点项目开始实施。

溪东村是当地有名的经济薄弱村,该项目是将溪东村14户村民三栋共16间已破旧及不能修复旧农房的使用权,以租赁的形式交由溪东村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双方签订20年租期协议。在镇人民政府监管下,溪东村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把租入的16间农房拆除、重建,建成16间、总面积约1500平方米的集风情民宿、乡村旅游体验馆、农家乐餐厅等于一体的乡村休闲项目。该项目总投资约500万元,分两期建设,前期土建工程资金投入约250万元,其中原14户村民业主自筹42万元,财政投入“折股量化”项目试点资金150万元,其余资金由莒溪镇人民政府负责。建设工程以农村自建房形式审批,由原14户村民业主与施工单位签署施工合同,工程实施受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和原业主监督。土建完成后,该项目由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承包(承包方)。后期由县旅游投资集团公司(经营方)投入约250万元用于装潢施工和购置经营器材等,建成后由县旅游投资集团公司负责对外经营。

承包方与经营方签订20年长期合作协议,承包方从经营方取得固定回报460万元(年均23万元)。另外,经营方在20年的合作期间,要解决本村600人次就业(年均30人次),重点帮扶带动有劳动能力的低收入农户就业。承包方将每年取得的分红收益的50%部分用于壮大村集体经济,10%部分返给原14户村民业主,40%部分由莒溪镇人民政府统筹帮扶全镇范围内的低收入农户。承包期满,原业主14户村民收回经营场所。财政折股量化资金、莒溪镇人民政府投入资金归村经济合作社及14户村民所有,村经济合作社有优先承包及经营权。

“折股量化”试点的意义

财政资金通过折股量化,改变了过去直接投入到经营主体的方式,创新性地把项目资金注入村集体、折股量化到农户、集中入股到企业,强化利益联结,实现多方共赢目标。具体体现在四个“有助于”:

一是有助于壮大村集体经济,增强农村党的建设的实力与活力。村集体在较长的时间内能够持续积累资本,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无钱办事的难题,更好发挥村级组织在乡村振兴中的“领头羊”作用。

二是有助于盘活农村闲置资产,实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离运作。按照经营村庄理念,村集体依托闲置资源和生态、土地、风景、文化资源,通过招商引资、招才引智,充分加以盘活,对村集体经济消薄、脱贫攻坚、促进农民持续增收、助力乡村振兴具有较大现实意义。

三是有助于促进村企合作共建,租营双方携手投资,共享收益。折股量化投资形成的项目,各投资主体按合作协议在共享共建发展中有更多的获得感,体现了发展共享经济的应有之义。

四是有助于提高财政支出效益,资金变股金,实现农民稳定增收。折股量化让财政资金变为经营主体的股金,不仅将一次性的资金补助变为长期稳定的财政性收入,而且通过在经营实体就业,村民还可以获得相应的工资性收入,实现由被动扶贫到主动脱贫的转变,加快致富步伐。

存在的问题及对策思考

财政资金“折股量化”模式一改过去“输血式”扶贫为“造血式”扶贫,项目实施能够更加精准惠及低收入农户,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仍存在一些问题,亟需引起高度重视。

一是扶持对象基数大、财政资金相对缺乏,亟需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益。根据目前统计,苍南县有低收入农户57971人、集体经济薄弱村341个。2016-2018年上级转移支付的财政扶贫资金为8016万元,加上县本级3126万元,按三年平均计算,每年财政投入扶贫资金3714万元,大部分用于扶贫重点村的基础设施建设,对扶贫产业的扶持资金则较少,导致扶贫项目补助比例低、项目规模小、项目绩效差,出现村集体经济收入不稳定、个别已脱贫的村集体经济返薄等现象。资金短缺无法满足更多精准扶贫和产业振兴项目的需求,建议进一步统筹整合资金到精准扶贫和产业振兴方面,努力将财政资金的撬动作用发挥到极致。

二是政府引导、机制建立方面有所欠缺,亟需完善工作格局。折股量化的项目,虽然能满足多方共赢的要求,但在各方资金、资源对接以及合作模式、项目论证、项目批准、实施进度和工程质量等方面,需要政府助推和部门协作才能完成。特别是在宣传动员和精准谋划方面,如何帮助村集体有效对接政策和市场,做到资源的最优配置并发挥最高的效率,乡镇和部门起到关键的作用。由于折股量化机制有待加强和完善,一些具备条件的项目村和投资合作方尚在观望,踌躇不前,需要营造氛围,解决各方的顾虑,保证各方的利益。建议进一步完善“县级引导、乡镇主导、乡村(农户)主体”工作格局。

三是项目管理精细化不足且落地周期长,亟需强化项目管理、加快项目实施。财政资金折股量化的主要帮扶对象是低收入农户、村集体经济组织。为更好地实现精准帮扶,建议建立完善县一级帮扶对象数据库,定期采集更新低收入农户、村集体经济帮扶对象相关信息,实现动态管理。同时,建立帮扶产业项目库,申报、论证一批扶贫项目列入折股量化的项目储备库,做好项目储备、实施和绩效评价跟踪。由于折股量化的项目涉及到公建项目的建设,需经审批、审查、招投标等程序,耗时长,许多前期工作因手续繁琐而搁浅,建议进一步完善帮扶数据库,简化审批程序,并适当提高村集体项目招投标限额标准,加速项目落地。

本文系2019年温州市优秀社科论文,有删节,由温州市农村经济学会推荐


来源:温州日报

编辑 杨凡

审核 潘秀慧

监制 刘曜 林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