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丰碑!纪念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三军成立90周年

2020-05-09 08:48  

1927年,国民党背叛革命,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惨遭失败。中国共产党自此开始独立高举革命旗帜,武装反抗国民党的反动统治,领导中国人民开展土地革命。在波澜壮阔的革命洪流中,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三军(简称红十三军)于1930年5月在永嘉成立。英勇的红十三军,浴血奋战、不畏生死,坚持斗争长达4年,在浙南这片红色热土上铸起一座血染的丰碑。

红十三军是我党在浙南农民武装暴动基础上创建并领导的一支农民革命武装,是直属中央军委领导、列入正式序列的全国14支红军之一,在中国共产党的党史和军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

vdsvdsvds.jpg

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三军序列表。

播火瓯江两岸

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湖北汉口召开紧急会议(即八七会议),确定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八七会议后,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派出许多干部到各地传达会议精神,恢复和发展党组织,领导农民开展武装斗争。

1928年1月初,中共浙江省委特派员郑馨到温州,找到了分散在各地坚持斗争的骨干。下旬,郑馨召集永嘉、瑞安、平阳等县党的骨干开会,传达八七会议精神,决定恢复与整顿党的组织,领导农民开展斗争,准备武装暴动。会后,永瑞平3县先后建立了县委。郑馨在温州恢复与整顿党组织的同时,开始酝酿武装暴动。

3月,省委派林平海、王屏周到温州,加紧暴动的准备工作。他们召集永瑞平3县党的负责人及有关人员开会,商讨联合暴动计划。6月27日,3县农民联合武装暴动举行。这次暴动虽然失败了,但产生了很大的政治影响,参加暴动的农民撤回农村,以不同的方式,继续同国民党反动派和地主阶级作斗争。

1929年,浙南地区自然灾害频仍,风虫为虐,水旱并至,粮价飞涨,民不聊生。不少地方出现了“村村饿殍相枕藉,十家九室断炊烟”的惨景,而国民党政府的苛捐杂税有增无减,农民生活陷于绝境。为反抗国民党反动派残酷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中共永嘉中心县委根据中央指示,广泛发动群众,领导贫苦农民有组织、有计划地开展闹荒和反对土地陈报、村里制斗争。斗争引起了反动统治阶级的恐慌,国民党反动派派兵镇压,导致武装冲突。

是年11月14日,永嘉西楠溪爆发了84个自然村4000多农民参加的武装大暴动。事件发生后,国民党浙江省保安队前往镇压。永嘉中心县委决定因势利导,发展游击队,公开组织红军。并派中心县委委员雷高升、李振声赶赴西楠溪,加强对农民暴动队伍的领导。

自1929年至1930年初,中共浙南各级党组织多次发动农民武装暴动,建立农民武装队伍。浙南农民的武装暴动,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反动统治和封建势力,扩大了共产党的影响,为红十三军的建立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建军永嘉勉园

浙南地区风起云涌的农民暴动,引起了党中央的重视。1930年1月,党中央派巡视员金贯真到温州、台州巡视。2月初,金贯真主持召开永嘉中心县委第二次扩大会议,研究党组织的整顿和发展工作。会议议定以永嘉、瑞安、平阳游击战争中心区域的斗争,推动和援助其他各区的斗争,造成温属各县的总暴动。28日,金贯真向党中央写了关于温、台地区政治形势、群众斗争等的详细报告,还向在上海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的周恩来建议,派胡公冕到浙南负责军事指挥。

3月初,中央军委派胡公冕回到家乡永嘉,同来的有刘蜚雄、金国祥等军事干部。胡公冕等人抵达后,集中了雷高升、胡协和、谢文侯3支武装。9日,胡公冕率队伍到达永嘉县黄皮,在黄皮寺成立“浙南红军游击总指挥部”,胡公冕任总指挥,刘蜚雄任参谋长,金国祥负责经济工作,王国桢、李振声负责政治工作。红军游击队共计400余人,编为3个支队。不久,中央军委又派陈文杰(柴水香)到浙南。他以永嘉县莲花心村(今属瓯海)为中心发动群众,组织农民武装。

3月下旬,金贯真赴上海向党中央汇报浙南武装斗争情况。31日,党中央致信浙南党组织,指出:浙南党的策略路线就是“坚决在浙南以永嘉、台州为中心,组织地方暴动,建立红军”。4月3日,中共中央发出指示:“以后各地已组织的正式红军,一切指挥权完全统一于中央军委”,“地方的赤卫队游击队及一切地方性的武装,均应渐次集中组织为红军”。

为贯彻中央指示,金贯真回到浙南,于4月中旬主持召开永嘉中心县委第五次扩大会议,决定:“温州游击队暂编为浙南红军第一独立团,台州游击队暂编为浙南红军第二独立团,永康游击队暂编为浙南红军第三独立团。”同时加强地方党组织的建设和发展。26日,党中央机关刊物《红旗》报道:“在英勇的斗争中,红军组织之猛进,更是一日万里之势。目前已成立的共十四军”,浙南为“第十三军”。

5月初,西楠溪红军游击队攻下永嘉县枫林镇后,平阳、瑞安、仙居等县的一部分游击队也相继集中到此整训。整训期间,浙南红军游击总指挥部根据中央指示,在“勉园”宣布浙南红军游击队统一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三军,正式成立军部,军长胡公冕、政委金贯真、政治部主任陈文杰,军部设在永嘉县五尺村。军部建立后,以各地游击武装为基础,先后建立了3个团。

红一团与红十三军军部同时成立,最初由永嘉西楠溪30多支红军游击队整编而成,团长雷高升,政委金国祥。下辖3个大队,大队长分别由雷高升、胡协和、谢文侯担任。不久,瑞安北区游击队500多人,黄岩、仙居游击队各200多人,青田和缙云两地的部分游击队200多人也编入红一团。红一团共计3200多人,是红十三军中人数最多、战斗力最强的一个团。

红二团是以台州地区的温岭坞根游击队为基础于7月组建而成的,团长柳苦民,政委赵胜(杨敬燮)。指挥部设在坞根洋呈村,全团约1200人。

红三团由永康、缙云、仙居的红军游击队共1500多人于7月整编而成,程仁谟(后叛变)任团长,楼其团任政委。全团有各式枪支900多支、土炮4门、手提机枪4挺,是红十三军武器最精良的一个团。

红十三军建立后确定的发展方针是:向有群众组织的地方发展,一面配合区县暴动,一面实行红军政纲,实行土地革命,由此充实和改造红军。5月23日,中央军委发来指示,要求红十三军开展军事训练,施行坚决进攻,向中心城市交通区域发展。并指出,“中央决定你们成立第十三军的基础,将现有的三团扩充为三师的前途”。因此,红十三军下属的3个团,在以后的活动中也曾同时使用过“师”的番号。

fbfdbfbf.jpg

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三军军部旧址。

攻打中心城镇

红十三军建立后,在中央提出的“赤化浙江”思想指导下,把攻打中心城镇作为主要的军事行动目标。

攻打平阳县城

5月15日,胡公冕、雷高升率领900多人从永嘉表山(红十三军后方基地)出发,途经青田平桥时,击溃国民党省保安队两个连。进入瑞安县境后,袭击了陶山镇警察所,夺取了全部武器。23日晚,红一团和瑞安农民赤卫队700多人会合,进入平阳县境。平阳县委负责人吴信直及叶廷鹏分别率江南、万全赤卫队共600多人前来接应。24日上午9时,红一团在平阳、瑞安农民赤卫队1000多人的配合下,攻入平阳县城,缴获了部分枪械,占领了县政府,并打开监狱释放了被关押的群众。后遭国民党守军疯狂反扑,红一团浴血奋战到下午3时撤出战斗。平阳之战,红一团和赤卫队员共牺牲192人。当时的《上海报》和苏联《真理报》皆予以报道。

攻打平阳之前,金贯真到平阳部署战斗及做国民党军策反工作,在5月20日返程途中,于温州城内被捕,当晚牺牲。胡公冕在攻打平阳后,鉴于斗争形势和干部奇缺的情况,去上海向中央军委汇报工作,军部交由陈文杰负责。

隘门岭事件

6月25日,红一团及农民武装600多人在中队长徐定魁率领下,与一支黄岩农民武装会合,准备夺取海门(今台州椒江)国民党驻军的枪械,在温岭塘岭附近遇国民党军拦截,战斗不利,决定返回永嘉。27日,部队途经乐清大荆隘门岭时,遭到大荆反动民团的伏击。红军和农民武装除少数突围外,大部分在战斗中牺牲或被俘。大荆民团头目蒋叔南在大荆小山头设立“公堂”,从28日起连续3天,对被捕红军和穷苦农民经简单审讯后即用枪杀或剖腹、剜心、砍头、剁脚等手段残杀。然后雇人将尸体抬往百岗岭船山合埋,人称“千人坑”。血战隘门岭是红十三军众多战斗中牺牲人数最多的一次,共计471人。

攻打缙云县城

8月下旬,红一团决定向西攻打缙云县城。为迷惑国民党缙云守军,红军宣称再攻处州(今丽水)。31日拂晓,陈文杰和雷高升率900余人到达缙云县城南郊。在当地赤卫队的配合下,红军攻克缙云县城,缴获一批枪支、弹药。红军占领县城后,打开监狱释放200多“犯人”(其中不少是地下党员和红军战士),并将没收的盐、布匹、铜元分给穷人。但由于周边大批敌人分几路向缙云逼近,红军考虑守城不利,3天后主动撤离。攻克缙云县城,是红十三军百余次战斗中最成功的一次。党中央机关报《红旗日报》专门作了报道:“八月三十一日温州红军一千余攻入缙云县城……九月三日自动退出县城。”

袭击永嘉瓯渠

9月9日,红一团又乘胜袭击永嘉瓯渠。瓯渠距温州城30公里,驻有省保安队1个连和地主武装,并筑有碉堡。国民党守军慑于红军攻克缙云的声威,不战而逃。红军兵不血刃占领瓯渠,没收了地主豪绅的大量浮财,然后退回永嘉表山。瓯渠大捷极大地震慑了敌人,永嘉城内国民党当局极度恐慌。党中央机关报《红旗日报》专题报道:“游击队入村,全无抵抗。”

红军离开瓯渠后,国民党军疯狂报复,杀害100多名当地群众。陈文杰在攻打瓯渠时受了重伤,就近养病,被叛徒出卖遭捕,于9月21日在温州牺牲。金贯真和陈文杰的相继牺牲,严重削弱了红十三军的领导。

在红一团攻打中心城镇的同时,红二团也在温岭、玉环、乐清、天台等县的边境进行大小30多次战斗。红三团则分散活动在永康、缙云、仙居交界地区。

血洒东宗祠堂

红十三军武装斗争的扩大和浙南党组织的发展,严重威胁着国民党的统治。国民党派重兵“清剿”红军,同时到处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

面对国民党优势兵力的“清剿”,红十三军军部决定分散游击。军长胡公冕和军部几位外来干部杨波等也先后转移到上海。至此,由于主要领导人先后牺牲或离去,军部实际上已不存在。红十三军各部已无力攻打中心城镇。

为了指导浙南党组织的工作,加强对红十三军的领导,党中央于1930年8月派曾任红军总前委常委、红四军政委的潘心元等到浙南。潘心元在瑞安、永嘉、海门等地巡视了1个多月后回上海。10月,潘心元作为红十三军主要领导人再次被党中央指派到浙南工作。12月初,潘心元在玉环境内被捕,惨遭杀害。潘心元的牺牲,使中央重整红十三军的工作受挫。

但各团仍继续坚持斗争。1931年下半年,雷高升等率领红一团在永嘉、青田、仙居边境打游击。国民党视之为心腹之患。1932年1月,国民党“温台剿匪指挥部”纠集2000多人,将红一团围困在不到200平方公里的人烟稀少且极度贫穷的少横坑一带山林中。雷高升虽然率部多次打退国民党军的进攻,但靠野菜野果充饥的生活,已使红军陷入极端的困境。

此时,国民党把单纯的军事“进剿”改为“剿抚兼施”,国民党浙江省政府主席鲁涤平密令:对雷高升部“设计诱缉”。雷高升开始坚决拒绝,后来在强敌压境、粮弹严重短缺、部队回旋余地日益缩小、部下已有散伙之意的情况下,为保存力量待机再起,决定率部下山。5月23日,雷高升率70余人按约定来到永嘉岩头东宗祠堂,遭国民党军诱杀。戴元谱等22人当场牺牲,雷高升等7人被捕,其余逃散。雷高升等被押往温州后,于5月28日英勇就义。这就是国民党制造的“岩头事件”。

辗转浙西浙南

“岩头事件”标志着红十三军主力的解体,但是浙南的武装斗争并没有偃旗息鼓。红一团余部100多人在金永洪率领下坚持在永嘉、仙居边境顽强斗争。国民党为了彻底消灭红十三军余部,于1933年5月成立了“永嘉、仙居、永康、缙云、东阳、天台六县剿匪指挥部”,采取“移民”“并村”“连保”“封山”等手段实行“清剿”,致使金永洪被捕牺牲、红军队伍解体。与此同时,在西楠溪一带坚持斗争的9支红军余部武装,先后打败省保安队3次“进剿”,并镇压了当地反动民团团总。此后,这些武装分散继续活动,其中部分人员一直坚持到1938年,与中共永嘉西楠溪中心区委重新接上关系,被派往永嘉、黄岩边境开展斗争。

红二团的斗争一直坚持到1938年12月。红三团在永康、缙云边界一带开展游击斗争,1935年11月与红军挺进师一纵队在永康、缙云边境的黄弄坑会师。此外,原红一团战士郑秾深入兰溪、龙游、汤溪、寿昌一带进行革命活动,秘密发展红军1500余人,打出“中国红军第十三军第二师”的旗号,自任师长。但1933年 10月,郑秾被捕牺牲。“红二师”也遭到全面破坏。

功绩彪炳史册

红十三军的创建是中央在全国集中红军力量、统一指挥红军的结果,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浙江农民武装暴动最重要的成果。其全盛时期是1930年的夏秋季节,全军拥有6000多人,在坚持斗争的前后4 年中,活动遍及浙江的温州、台州、处州(今丽水)、金华地区的20 余个县,经历了大小百余次战斗,在浙南乃至浙江党的历史上产生了重大影响,在中国共产党的党史和军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虽然由于敌强我弱的客观条件,加上自身建设、革命策略不够成熟等主观因素,最终导致斗争失败,但它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反动统治和农村封建势力。红十三军在浙南地区的斗争,一定程度上牵制了国民党“围剿”中央苏区和闽浙赣革命根据地的兵力,对中央苏区及其他地区的斗争起了支持作用。红十三军在浙南人民中宣传了党和红军的主张,播下了革命种子,为后来红军挺进师的活动、浙南游击根据地的建立以及党组织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凡红十三军活动过的中心区域,后来大都成为共产党的游击根据地。红十三军指战员的伟大斗争和牺牲精神,一直激励着后人奋勇前进。

红十三军的革命精神和英雄壮举永垂青史!


来源:温州日报

作者 中共温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编辑 杨凡

审核 潘秀慧

监制 刘曜 林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