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索|学术研究】南怀瑾的经济观

2020-06-22 09:47  

1592790265(1).png

廖毅

已故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素以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创新闻名,“上下五千年,纵横十万里,经纶三大教,出入百家言”是他一生的写照。一个偶然的机会,因受命编辑一本学习资料,笔者系统阅读了相关书籍,发现南怀瑾生前在经济建设、商业运作和企业经营管理等方面都有许多见解,而中国首条中外合资金温铁路的成功建设,则集中体现了他独到的商业智慧。

把企业当事业来干

南怀瑾引述《易经》的说法:“举而措之天下之民,谓之事业。”解读开来,事业不是职业、家业、产业,而是能够引领、团结民众的治国纲要和各种措施,“使人民、社会得到利益,得到安定,这个叫做事业。”“一个人一生里做的事情,对人类永远有功劳,永远谋利于大家,这个才叫做事业,如大禹治水。其他的上至皇帝,下至乞丐,都不是事业,那是职业。”

他主张办企业要立足高远,不仅仅作为赚钱的机器。他说:“我们要做一番事业,有远大的目标,对国家社会有五十年、一百年以上的贡献,断定五十年、一百年后这个社会国家的发展,这叫企业。”

作为金温铁路的催生者,他坦言:“在我个人的理想与希望来说,修一条地方干道的铁路,不过只是一件人生义所当为的事而已,我们真正要做的事是要为子孙后代修一条人走的道路,那是大家要做的大事业。”

注重信义与诚实

南怀瑾初到台湾,栖身基隆海滨一陋巷。为生存计,也为将来打算,他与温州同乡合作开办了一家货运公司,从琉球到舟山往来运货。他给公司取名为“义利行”,显然源自墨子的思想。墨子主张“兼相爱,交相利”,强调“义利之辨”,对南怀瑾产生了深远影响。

从公司的取名,即可见南怀瑾的商业理想。他认为,商业活动中,彼此之间不能强买强卖,不能失约,要讲究信用。义利行的生意开始还不错,后来因为合作者不听南怀瑾的劝告,盲目扩张。后来,因为他们的3条机帆船被国民党当局征用,并在运输途中失火,他们的生意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几乎血本无归。但这次失败,并未让南怀瑾放弃初衷。

1992年2月26日,南怀瑾所属的香港联盈公司与浙江方面签订合资经营金温铁路协议及补充协议,开启中外合资兴修金温铁路新里程。

据《南怀瑾的商业智慧》一书描述,依照合资公司规定,签订合同3个月内第一期资金到位。但为了表达自己的合作诚意,让合作方看到他对这项工程的信心,在合约尚在讨论修订并未正式签订时,南怀瑾就提前一个月让香港联盈将1000万美元汇到温州市办事处。按照合约,香港联盈占80%股份,首期注册资金按15%计算,仅需要688万美元,可南怀瑾却直接打了1000万美元,可见他的态度和决心,也从中看到了他对信用的高度重视。

利己利他的经营理念

所谓“义利”之举,除了讲究信用、注重信誉,时时处处考虑相关方的利益,也是题中之义。

在金温铁路建设中,南怀瑾提出了许多在当时来说比较前卫的建议。他知道铁路沿线人民对交通便利的渴望,首先着眼沿线28个县市1300万人口的需要,建议发行铁路预购股票,若发行股票不行,那就发行铁路储蓄券、奖券;其次是给沿线的个体工商户发放小额贷款,活跃当地经济;再次是全线分段开工,充分利用民力投工投劳;合理利用当地土石资源,减少民工施工成本,并努力使铁路公司逐渐成为一个地方性的人民的公司等。他还打算把城乡的信用合作社发展为铁路银行,加快资金的存放、流通。同时主张按照合同开发土地以扩大财源,而不是一味借贷。

南怀瑾的这些建议,由于受当时人们主观意识和客观条件的限制,有的实行了,有的未能实行,有的实行得彻底一些,有的实行不够到位。但这种“利己利他”、充分考虑相关方利益的思想,体现了企业经营中的“双赢”乃至“多赢”的理念,影响是巨大的。

管理的核心是人的管理

管理之道,唯在用人,南怀瑾深谙这个道理。他常说:“大的事业是人做出来的,人最难的是管理自己。英雄可以征服天下,但是不能征服自己,很难!自己对付不了自己。希望诸位做一个了不起的、征服自己的人,这是最大的管理学。”

修建金温铁路这样的事,选好人、用好人、管好人,尤为重要。

南怀瑾选人的一大原则是要有社会责任感,有贡献社会的精神。在注重选用之人的人品、道德、能力的同时,也十分注意考虑人才的意愿和处境等因素,主张让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

在对待员工上,南怀瑾主张多一些人情味。关于员工的待遇问题,他要求公司看得长远些,只有待遇高才能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从而保证金温铁路早日完工。经过慎重考虑,他将这项工作交给王伟国,要他研究出一套合适的薪酬制度,不仅要考虑到未来工资上涨的因素,还要顾及薪资水平的合情合理。闻知参与建设金温铁路的人们不畏天寒地冻、积极工作,1993年1月21日,南怀瑾致函金温铁路施工总指挥杨国章,请他代为表示感激。而在日常工作中,南怀瑾更像是一个慈祥的老人,把所有员工都当成孩子一样爱护。

在平常管理中,南怀瑾特别注重授权管理,强调在规范制度的基础上,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授权之后,专业的事情就由专业的人士去办了,南怀瑾就回到一个主事者应该担当的角色上。随着金温铁路预算一路走高,他不得不想尽办法去寻找资金,但他对于授权出去的事情,一直坚持自己的原则,给予充分的尊重。1993年8月15日,有着美国铁路工程建设经验的候承业应邀担任金温铁路总顾问,从香港启程前往浙江丽水收集向国外银行贷款的报告书所需的材料时,南怀瑾特地交代: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一些事你看着办就可以了。这话让候承业非常感动,以致他后来仅用了3个月时间,就走遍了整个金温铁路建设工地,完成了高达数米的报告书材料搜集和起草。

兼收并蓄的企业文化

南怀瑾熟悉中国传统文化,并对中国传统文化情有独钟,但他并不保守。他走访过美日等现代科技发达国家,对偏重于理性精神的西方智慧也有很深的体认。理性精神不取巧,而是用数据化的分析方式和制度化的体系设计来完成系统任务。所以,他主张兼收并蓄,东西合璧,古今交融。

在金温铁路建设中,南怀瑾任用了一批西学之才,用务实的做事精神,来面对金温铁路修建过程中一个个工程细节。他也看到资本主义的本质规律,就是基于资本的流动性基础之上的金融市场,在实体经济和其他经济之外建立一个独立的资金池,通过对企业盈利能力的评估实现资金流转,银行、债券和股票这样的资本金融产品会配置给有市场前景的产业。他在这期间提出的诸多建议,无疑来自这样的启示。

同时,南怀瑾特别重视中国传统文化中家国情怀的作用。在金温铁路建设中,南怀瑾亲自起草了公司的理念和相关规则,要求全体员工遵循,凝心聚力,为一个目标而奋斗。所以参加金温铁路建设的人员中,都有一种深深的“使命感”。这种“使命感”支撑大家克服了工程建设的种种艰难,最终高质量地完成了任务。

在指导海航集团发展中,南怀瑾也将企业文化放在重要位置。他亲自参与制定的《海航同仁同勉十条》,首条强调“团体以和睦为兴盛”。由他指导并作序的《海航员工手则》,强调“诚信为基、创新为本、至诚奉献、强力执行、勇担大义”。同时,在他的指导下,海航组织专家根据他的《论语别裁》改编成《中国传统文化导读》,作为海航员工的必读“科目”。用海航董事局主席陈峰的话说,南怀瑾的集大成的中国传统文化学术思想,构成了海航企业文化的重要支撑。

上世纪80年代,旅居美国的南怀瑾在与留美学生谈到对中国内地的投资时,结合当时中国内地的国情和自身的经商经验,提出了与时俱进的投资新理念,即对中国内地的投资必须具备四项理念和认识,即“共产主义的理想,社会主义的福利、资本主义的经营和中国文化的精神”。

金温铁路的建设,正是这一理念的成功实践。铁路建设过程中,各种困难和矛盾层出不穷,南怀瑾矢志不移,运筹帷幄,期间蕴含的商业智慧,又岂是三言两语所能道尽的。

正如中央统战部原副部长、全国工商联原党组书记胡德平先生在为我们编辑的《南怀瑾经济观》所作的序言中所说:“多少研究文化历史的学者,可以学富五车,学贯中西,门生弟子满天下,可是很少有经商办企业的,即使有,把企业办大,又办得成功的更是少有。而南先生却领头把金温铁路办起来了。作为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他饱读诗书,却不迂腐,确有一种经世济民的宽阔胸怀,才能以出世的精神做着入世的贡献。”“南先生这些经济谋划不管是否实行了,实行的深度、广度如何,但金温铁路的建成和南先生这种理念的影响是巨大的,对政府转变职能、民营企业的发展都起到了教科书的作用。哈默先生的投资由于苏联中断新经济政策而中断,南先生倡导的金温铁路,却随着我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发展而成功,这则案例实在宝贵。”

作者系正泰大学堂副教务长


来源:温州日报

编辑 杨凡

审核 潘秀慧

监制 陈发赐 郑刘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