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港设市一周年理论探析丨龙港市“四化”集成改革探索

2020-09-28 09:41  

杨美凤

龙港设市以来,通过扁平化、社区化、网格化、信息化“四化”集成改革,积极探索“党建引领、市管社区、分片服务、智能高效”的基层治理新模式,打造基层治理改革创新实践区,有效推进基层治理现代化。其实践,为丰富完善国家新型城镇化发展体系探索了新路径,为破解制约全国特大镇发展的共性问题拓宽了新思路,也为农民就近就地市民化积累了新经验。

龙港的主要做法和成效

一是做优基层治理扁平化机制。进一步完善片区运行管理服务机制,厘清部门、片区、社区三者的职能定位和职责边界,梳理“部门权责清单、片区工作清单、社区事项清单”,构建“部门下沉服务、社会组织参与服务、社区干部和网格员对接服务”的集成服务新模式。按照经济建设职能上移、社会治理服务职能下沉的原则,明确了片区在基层党建、信访维稳、安全生产、政策处理、环境整治等九个方面的主要工作职能,并初步梳理出了168项部门延伸片区便民服务事项清单、112项政府购买服务事项清单和35项市直管社区事项清单。完善市领导工作绩效与片区工作捆绑挂钩评价考核体系,建立市领导兼任片区党工委第一书记制度,对片区工作实行实体化、常态化领导。强化片区的养老、家政、托幼托育、退役军人优抚、助残等服务功能,打造群众家门口“一站式”社会服务“便利店”。

二是做强农村社区化服务机制。做深做实全域“村改社区”后半篇文章,构建党建引领基层治理机制,全面推行社区书记、主任“一肩挑”,加快推进组织融合、人心融合、发展融合、治理融合。健全社区运行规范化机制,明确社区事项准入清单和社区干部履职事项清单,积极探索市委直管社区书记、社区主职干部职业化专业化、社区党员志愿服务积分制、社区直通车等新机制。强力推进全域“村改社区”改革,完成73个村的“村改社区”任务。同时,做好“村改社区”后半篇文章,全力推进29项社区建设重点工作任务,健全社区运行机制,社区主职干部由市委提级直接管理,构建多元共治的社区治理模式。

三是做实全域网格化运行机制。瞄准群众服务“最后一公里”,创新网格化管理手段,打造“无例外、无死角、无空档”的基层网格体系,实现基层治理“一张网”。按照“统筹地域分布、统筹服务半径、统筹重点行业分布、统筹人口密集程度”的“四个统筹”原则,优化网格设置,以社区地域为标尺,全市原336个全科网格调整为103个大网格(以社区为单位设立大网格,龙港新城单独成格)、384个全科网格、3229个微网格,实现网格空间全覆盖。按照“一格多元、一员多岗”的原则,将部门下沉力量与片区、社区所有人员整编入格,形成“三五成群”的基层服务管理机制。

四是做深全域信息化智控机制。推动数字赋能基层治理,丰富5G网络多场景多领域深度应用,推进“社区智慧通”工程,建立智能化基层治理体系,实现重点人、重点事、重点区域智防智控一体化、管理机制流程化、预警信息可视化、行为数据可量化。推进智慧城市建设,争取率先实现5G网络市域范围全覆盖;完成“城市大脑”设计方案,谋划开发基层治理一体化信息平台,已启动招投标工作;加快构建“1158”基层治理智能体系,已启动龙网、重点人员云管控平台等项目建设;以华中社区、中对口社区为试点,全面启动“智慧社区”创建,实现“以智管人”“以码管人”,努力让城市更智慧。

龙港实践对其他地区的启示

一是充分发挥党委的引领作用。充分发挥党委引领作用,通过统一的谋划和统一的行动来实现基层治理的整体效能。统筹协调片区基层治理事务,通过一人多岗、一岗多责,初步实现基层治理低成本、高效率。在确立党政权威基础上,将行政权力下沉并赋权于社会,重构基层社会的治理结构,实现国家建设、科层制改造和社会福利增进等多重目标。凭借治理资源的多元整合、治理空间的有效集聚、治理信息的技术化联结,网络化和信息化在一定程度上又促进了扁平化和社区化的基层治理预期。通过四化集成改革,为促成国家力量真正下沉到基层社会提供了新的制度方案,形成了一套信息掌控、需求回应和问题解决的行动机制,进一步优化部门协调、流程再造,构建无缝隙政府。

二是以服务需求为导向的制度设计。在政府职能转变过程中,改革的核心价值要以服务需求为导向。龙港作为全国第一个“镇改市”,不断实践“市管村居、分片服务” 的扁平化基层管理模式中,不可避免的需要重新明确政府职能、部门界限以及社区权责。在制度设计中需要特别强调服务职能和社会建设,释放更多社会力量。聚焦群众关切,围绕“同城化”开展城市建设,着力城乡融合发展,实现教育、医疗、养老、就业均等化,让群众切实感受到更多获得感、幸福感。

三是进一步释放数字化的制度创新功能。传统的政府管理是以部门分工为基础的管理模式,这种管理模式在实现政府管理专业化和精细化的同时,也出现了数字壁垒、部门鸿沟和管理碎片化的问题。龙港市在推进四化改革中,面对人少事多、各部门数据不共享的问题,实时采集“最多跑一次”事项相关数据,建立交通数据池,实现了数据“一库共享”。在数据共享中各职能部门重新调整自身的职权范围、对接方式和办事流程,进而深化了政府管理模式变革。如“基层治理一体化平台”“智慧城管业务管理子平台”“云上智慧公安交警”“智慧停车”、“应急可视化平台”等创新应用场景建设,通过数字化技术嵌入治理结构,将进一步推动制度创新。

四是建构政社互动合作的平台。通过建构社区居民多元参与的平台或机制,将更多来自民众的诉求意愿更畅通地纳入治理过程及政策体系中。为了强化对社区及时、有效、精细化的服务与管理,可根据治理半径在社区中心区域内建设服务平台。如龙港市将片区定位为落实“市管社区、分片服务”基层管理体制而设立的模块化集成服务的基层治理平台,推动部门资源和力量向社区倾斜,用最精干、最经济的行政效能与成本管理好、服务好不断扩大的新型社区。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在社区成立社会组织工作站,促进社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深度融合,推动“三社联动”。拓宽参与渠道,通过搭建乡贤理事会、乡贤参事会等平台,引导社区各类优秀人士和非户籍居民参与社区治理,发挥社区群众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能动性。

作者单位:温州市委党校


来源:温州日报

编辑 杨凡

审核 潘秀慧

监制 刘曜 郑海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