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实践行“八八战略” 奋力打造“重要窗口”】任晓:双循环格局下温州交出经济高分报表的关键点

©原创   2020-10-21 09:45  

当前温州经济景气度明显回暖,整体进入疫后加速复苏,畅通经济双循环、构建新格局为主的新阶段。经济基本面长期向好虽然没有变,但是,疫情仍在全球范围内蔓延,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因素增多,要清醒认识形势,按照“风险应对要走在市场曲线前面,增强预判性”的要求,前瞻研判,识之于未发,解决在萌芽状态,把握好双循环格局下交出经济高分报表的关键点。

任晓

经济加速复苏及其稳健性

新冠肺炎疫情进入常态化防控阶段以来,温州“拓市场、促消费、保就业”和“稳链、补链、强链”举措密集且超常规,复工复产复商复市得以加速推进。就经济复苏而言,“V”型回弹态势确立。有四个主要特征。

一是供给明显加速。2020年1-8月,温州工业增加值累计同比回落幅度快速收窄,逼近由负转正的临界点。其中,7、8月连续两个月工业增加值已经超过上一年同期水平。二是利润大幅改善。2020年前8个月,温州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已追平上一年同期水平(当期价格)。8月单月利润同比增速达8.3%。工业利润曲线的抬高,将吸引聚拢市场上“聪明资本”放手投入,激发潜在产能的释放和新动能的积聚。三是供应链基本修复。疫情冲击过后,产业链在一个季度内完成从停顿→重启→基本正常。2020年前8个月累计,温州大、中、小微型工业企业的增加值增长率恢复节奏基本同步,其中,小微型企业前7个月增加值累计同比增长率先回到正值区间后,8月环比增速翻番,领跑复苏增长,表明疫后供应链修复及时,底座坚实稳固。四是产能利用率持续改善。用电用工显著回升。工业用电量进入二季度以来已经连续5个月高于前值。工业正在加快追回耽误的产能。季度劳动力指数(9405家“四上”企业用工监测)也在上升。这都表明,因疫情静置的产能和游离机动(潜在)产能正在迅速被动员和集结。

浙江韩宇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智能制造车间一景。蔡宽元 摄 ▲

高效疫情防控之下,经济运行迎来颇多亮点。不过,就经济反弹的性质而言,更多反映的是,经济经历休克式停顿后,在经济数据上的接续式跳空回弹的事实。考察经济运行的稳健性,可以看到反弹的边际效应在递减,整体经济复苏动力面临不可持续的压力。比如,风险事件并未排除。在疫苗顺利开发并成功应用之前,不仅疫情存在再次爆发的风险,而且,疫情冲击的负向影响存在明显长尾效应,疫情防控常态化大幅增加了全社会经济运行成本。再如,结构性问题叠加疫情在放大。供给侧产能整体还未摆脱产品适配性不高,数字化改造滞后,疫情部分激化了供应链不畅通的矛盾。总之,经济真正重回正轨,可能要以3-5年为时间尺度,而经济调整过程的波动必定反映在企业层面的剧烈分化。

“双循环”需求侧基础有待夯实

与供给侧不同,需求端既有短期消费增长乏力压力,也有长期可持续性支撑缺乏的困难。2020年7月30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个新发展格局,不仅是应对不确定性风险,建立经济柔韧性克时艰的需要,更是增强中长期经济增长潜力的重中之重,是未来一段时间内制定政策时的基本出发点。

外循环的韧性有待更多信号确认。海外疫情形势严峻,而且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复杂易变,对未来外部需求应当保持谨慎乐观。尽管疫情受控后的几个月,温州出口需求出现超预期反弹,出口需求对经济回暖有一定程度的正向拉动,但中长期外需超预期反弹较难持续。初期行政主导的复工复产过程中,多数企业在政策牵引下被动式补库存,后续可能面临利好政策效应式微后的回调压力。另外,现阶段出现的出口超预期,很大程度上是受外部形势超预期调整的拉动。因为国内疫情控制速度领先全球,生产端率先回稳,阶段性外需增长主要是对其他经济体的出口替代结果,很难确认为长期趋势。

内循环的畅通有待居民消费修复。本地消费需求可能在较长的一段时间滞涩于负增长区间。占本地需求份额大头的消费需求提振后劲不足,社会消费品的实际零售回升乏力,截至今年8月,尚未追平上一年同期水平,累计同比增速不升反降。投资需求方面,固定投资增速平稳与资本形成对经济增长拉动效应也出现了轻微背离。可见,现阶段居民消费能力和企业固定资产投资的有效资本形成能力总体较弱,市场需求力量尚未完全修复。进一步来看,居民消费背后是服务业,服务业占温州国民经济大头,消费失速则经济失速。总之,居民消费收缩如果得不到及时修正,个人和家庭支出行为模型就会做出适应性压缩调整,这种改变容易对经济将形成持久向下且难以逆转的影响。

稳定和改善收入,支撑消费增长

稳定内需尤其是刺激消费需求的根本路径在于增加居民收入。2020年2月12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指出,“要积极扩大内需”“加快释放新兴消费潜力”。3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23个部门联合出台《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这份以促消费为主旨的文件,特别强调了要挖掘各类群体增收潜力、稳定收入预期。

“内循环”为主非手段而是结果,根本矛盾在于内部需求能力提升,而需求能力取决于居民资产负债表的扩张能力。也即居民收入消费和负债消费能力(弹性)。过去两年(2018—2019年)本地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速均低于同期GDP增速。资料显示,2019年本地城、乡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低于浙江省平均水平(相当于省平均水平的92.8%和95.5%)。疫情冲击下,本已脆弱的居民资产负债表(居民资产负债表衰退是指,面对极低利率,居民不借贷、不消费、不投资,而以减债改善资产负债状况为优先。)不仅难以扩张,相反,面临衰退挑战。

今年国庆假期,改造提升后的公园路历史文化街区吸引了许多市民来“打卡”。 苏巧将 摄 ▲

消费需求改善是内循环相对平稳的条件。虽然本地居民有积累多年“老本”,家庭资产安全结构层次丰富,但只要居民资产负债表仍然处于衰退状态,至少,在完成资产负债表修复之前,消费将难以恢复增长。修复居民资产负债表的途径有三:

一是以时间换空间,缓释债务压力。让债务随着长期中居民收入增长得到逐步消化。特别是减轻房产债务对消费的挤出。二是技术赋能劳动,增加居民工资性收入。2019年本地居民工资性收入占可支配收入的52%,增加居民收入的关键是提高工资收入。提高工资就要提高劳动生产率,劳动生产率提高有赖于技术赋能。抓住技术代际跃迁窗口期,跳出劳动生产率提升缓慢→劳动工资提升不足→劳动人口(中高端人力资本)流失→劳动生产率提升停滞的逆淘汰式恶性循环。三是稳定居民收入预期,改善边际消费倾向。深化创建温州新时代“两个健康”先行区中,以更大的改革力度推进先行先试,构建更加活力的营商环境,通过大数据开立“白名单”,应放尽放,降低成本,激发市场活力。再启居民“主副双业”“就业备胎”热潮,提高劳动参与率,恢复并拓宽经营性收入渠道。

形成兼顾短期纾困和长期结构性调整的经济政策合力

形成兼顾短期纾困和长期结构性调整经济政策合力,不仅对当前做好“六稳”“六保”工作十分重要,而且关系到“十四五”期间乃至更长时间经济稳健增长。

以提升供给与消费需求之间适配性为中心,通过体制机制上的变革和创新,完善市场的制度基础和支撑性条件,消除供给结构性的过剩与不足并存,潜在需求无法转变为有效需求的矛盾(比如,优先解决好本地高品质需求外溢他处的不利状况)。

以创造工作机会和保护工作岗位为中心,通过足够力度的减税减费、配套贴补和金融扶持专项,牵引高质量就业、高水平创业、兜底弹性就业和灵活创业。(比如,重点支持各类用人单位尽可能少减薪,不裁员;重点激励有条件的用人单位提供领先行业相应水平的高薪职位;重点支持自雇就业人员的多形式从业便利。)

以增进就业安全和保障生活质量为中心,通过治理能力提升,完善要素市场、户籍制度、社会保障体系和收入分配体系,降低生产生活成本,扩容本地经济的“内存空间”,逐步形成并巩固居民对收入长期向好的稳定预期。

作者单位:温州市委党校


来源:温州日报

审核:潘秀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