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后防疫进行时:洪水退,我们进!

©原创   2019-08-13 20:17  

有一种坚守,叫做洪水退,我们进!

灾后第4天,随着废墟清理加速进行,灾区人民重建家园迎来更严峻的考验——防病防疫。

4天,96小时,1400名卫生防疫应急队员,往返奔赴各个受灾点,全面打响灾后防疫攻坚战。

在这场争分夺秒的战场上,应急队员们通常是散落在各个角落,穿着严密的防护服,戴着帽子和口罩,消杀每一处死角,也许是在厕所里,也许在屋后的犄角旮旯里,也许在垃圾房里……也正因此,在救援现场的聚光灯下,人们通常难以找寻到他们的身影。他们常常自嘲:我们是“看不见”的战士。

有一种坚守

叫做打完点滴又奔赴一线

昨日上午8点,永嘉县疾控中心副主任王国强带着应急队伍奔赴岩坦、溪下、岩头,马不停蹄地开展水质监测。

这是几天来,王国强第一次天亮后出发。就在前一天下午,还在山早村执行消杀任务的他因突发腹痛差点晕厥,被紧急送到了永嘉县人民医院,经诊治为肾结石,还伴有中暑。

从10日起,王国强就和应急队员一起,背着物资徒步挺进山早村,开展灾后消杀。他们也是第一支抵达山早的卫生防疫队伍。

随着现场洪水退去,王国强和队员们每天顶着烈日、踩着淤泥,不间断地开展环境消杀、饮用水消毒、入户健康宣教、病媒生物防制。用他的话来说:“衣服湿透了,拧干穿上继续;脚磨破了,没出水泡就忍着。”

5点不到就出发,深夜回去准备第二天的消毒物资,每天持续战斗17、8个小时,饿了就啃一点面包,累了就坐着眯一下,在山早村的三天战斗中,王国强和队员们一刻也不敢停下。

直到12日上午,王国强突然发生腹痛,一开始,他只是先吃了点肠胃药后继续坚持。下午情况却变得糟糕,不仅出现剧痛,全身冒冷汗,还失去了意识,被紧急送到了医院。

在医院,王国强请求医生给予最快的治疗。他说:“还有任务在等着我,我得尽快回去。”

一边打着点滴,一边部署第二天的水质监测任务。昨日一早,穿着工作服的王国强又出现在应急队伍里,和队员们一起奔走在防疫一线。

谈及为什么不休息一下,王国强说,灾后防疫情况瞬息万变,我的病是小事,治疗等得起,可防疫是大事,灾区的群众等不起。


有一种坚守

叫做34℃下穿着防护服消杀

在34℃的高温天里站上一天,这是什么感觉?如果还要穿上厚厚的防护服,戴上帽子和口罩,捂得严严实实密不透气呢?市疾控中心应急分队消杀组队员倪庆翔说,站着头晕时,全靠意志顶着;休息间隙,喝水一口气就能吹一瓶。

从10日一早接到命令:前往乐清大荆开展消杀,倪庆翔和同事朱子福一头扎进了灾区的防疫消杀工作中。与其他队员装备不同,他们开着市疾控中心仅有的一辆车载超低容量喷雾机,任务就是完成灾区的主干道路、避灾点、学校和医院的消杀。

三天里,他们辗转乐清大荆,永嘉鹤盛、岩头、岩坦、枫林,行进的路程超过1000公里。

照片中看到的倪庆翔,只是站在车上操作着喷雾机,可照片背后,却是一段在34℃下穿着厚厚的防护服站着消杀的艰难考验。

首先是调配消毒剂,倪庆翔和同事一人负责倒含氯消毒剂,一人负责到居民家中一桶桶接自来水,一次要调满50L的桶,调配全程需要弯着腰,一弯就是20分钟。一天下来,这样的调配要完成20多次,每天喷完的消毒液超过1000升,相当于家用水桶66桶水那么多。

出发消杀前,他们要穿上厚厚的防护服,长袖长裤还得戴上帽子和口罩,几乎是全身密不透气。一路站着操作仪器,还要随时控制喷雾方向、调整流量大小和喷速,以求消杀达最大面积和最有效。

一次消杀通常持续2小时,中间无法停止,队员们尽管全身湿透,也不能摘掉口罩喘口气。倪庆翔说,中午时分的大太阳是最难熬的,常常是闷得透不过气。出现头晕时,他总在心里默念:挺住、挺住!

连续三天,从早上7点出发到晚上7点撤离,倪庆翔和同事顺利完成了大荆主城区的消杀任务。

昨日一早,新的任务传来:前往各乡镇开展灾后病媒生物防制。倪庆翔再次背起行囊,又一次奔赴在执行任务的路上。他身穿红色马甲的背面,“卫生应急”四个大字在闪闪发亮。


来源:温州新闻客户端

温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孙余丹

编辑 吴翼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