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垟湿地公园徒步寻花

2020-03-26 12:10  

已经开园一年多的温州三垟湿地公园,人人争相见到都会眉开眼笑的春花,会以怎样的姿态、风情,迎接“宅”了许久的我们?三月,我们赴一场三垟踏春寻花之游。

油菜花:上垟老人周转房南边约有100来亩的复垦区,自2019年完工后,今年迎来了第一季油菜花迎风摇曳。将视线放在稍稍高于水平面,你就能看到上面浮荡着一层黄色,囤积在绿色的波涛上,随着微醺的春风,滚滚如黄河的浪,丝丝如春日的柳絮,装裱整个大地,把地表层铺出如花似玉的美感,远处的高楼,近处的小楼、古屋,绵延蜿蜒的小丘陵,一衣带水的小河,只能成为它的背景。

此处的油菜花身子高挑,从片片展开如小雨伞般的叶子堆中冲天而起,每条杈上绽开一朵粉黄的花瓣,香气袭人。

玉兰花:在福祉垟公园,玉兰还属于矮个子,但都能看到它躲躲藏藏欲露还羞的风姿,如北广场的迎风招展,鹤立鸡群,五福源竞艳芬芳,自我陶醉。

在圆底老人周转房前,我看到一颗玉兰叶子才露尖尖角,还有些枝条还没长出来,但白色、紫红色的花苞已经完全打开。

玉兰花开得满了,花比叶大,满树看上去都是花,成了花树,“东方夜放花千树”,像烟火升空一样璀璨,美得炫目。

梅花:梅花与湿地水的结合,这是最让人喜欢的,比如在北广场与轮船河的见面,在五福源与仙浃河的遇见,在上垟与上垟河的眉眼,在五福源梅影坡群花与翠水河的相会。

梅影坡长约500多米,微微斜着向上下起伏呈弧形的一个小山坡。朝路一带均是红梅,远处看会误认为是矮丛的枫叶,梅花的花瓣有点卷,画家在画梅时一个重笔涂下去就成。它也是未长叶的时候就开放了,使得整树的花开一色,凛然傲寒。

“凛寒独自开”这个“独”字,更加让我喜欢零星开着的一枝两枝的梅花,特别是白色的,白色淡雅的花瓣上那几个星坠般的点缀,虽内敛,却能傲视群芳。

各种花:湿地公园里到处都有茶花,有一个待建茶花博物馆,位于南仙堤边上,规划面积约60亩。与梅花玉兰不同的是,茶花是从簇簇绿叶中喷薄而出,一朵朵小花苞红得耀眼,可开好几季,使其在公园里一直占着一角风情。

在三垟张严冯村,这里的桃花已经少量开放,真正盛开成片的季节还没到来;在圆底周转房前的一片空地上,大片的车轴草密集地紧挨在一起,从绿意盎然中长出一朵朵小白花来,有点像蒲公英;在公园内的每条河岸上,都长有羊蹄甲,随着微风的吹拂,轻扭纤腰摇摆,确实很诱人;杜鹃花在各个角落含笑羞涩,紫荆在枝头漫不经心,蚕豆豌豆花娇美如弱柳扶风,其他还有通泉草、稻槎草、雀舌草等,均已开出千姿百态的花朵。

花开四季各不同。瓯柑花还没开,是一代又一代本地人的记忆;三垟唯一樟岙山上的杨梅花也还没到来,荷花池里还只有枯枝败叶。

2020年,一个姹紫嫣红的繁花世界呼之欲出,时间掌握在春风化雨中。


来源:温州日报

作者 周胜春

摄影 蔡温瑞

编辑 诸葛佳倩

监制 刘曜 杨昭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