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 汀州采白萍

2018-02-14 10:04  

古诗词中,常见“白苹”一词,“苹花”也很常见,多用来表达对远人的思念。比如柳宗元的“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苹花不自由”宋叶梦得的“无限楼前沧波意,谁采苹花寄取?”唐刘长卿的:“忆想汀洲畔,伤心向白苹。”陈子昂的:“白苹已堪把,绿芷复含荣。”赵徵明的:“惟见分手处,白苹满芳洲。”等等。比较著名的是温庭筠的这首《梦江南》:“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

南朝梁代柳恽在其任吴兴(属湖州)太守时赋有《江南曲》一诗:“汀洲采白苹,日落江南春。洞庭有归客,潇湘逢故人。故人何不返,春华复应晚。不道新知乐,只言行路远。”此诗以“汀洲采白苹,日落江南春。”之句闻名后世,经常被后人赋诗中奉为典故引用。寇莱公对此诗似乎也情有独钟,在他的诗词中一再化用其意。如所作《江南春·波渺渺》:“波渺渺,柳依依。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江南春尽离肠断,苹满汀洲人未归。”明显是由柳恽汀洲诗化出,写女子怀人之情。另一首则为《夜度娘》:“烟波渺渺一千里,白苹香散东风起。日暮汀洲一望时,柔情不断如春水。”笔触清丽宛转、柔美多情,以景寄情,情景交融,抒写了女子怀人伤春的情愫。与此词类似的诗句很多,但还是以柳恽写的《江南曲》最为接近,寇莱公自己也在词后注云:“追思柳恽汀洲之咏,尚有余妍,因书一绝。”《饯别王十一南游》是唐代诗人刘长卿的作品,诗曰:“望君烟水阔,挥手泪沾巾。飞鸟没何处,青山空向人。长江一帆远,落日五湖春。谁见汀洲上,相思愁白苹。”后三句也明显出自柳恽的《江南曲》。

我之对白苹感兴趣,还在于它的古老和所蕴含的深厚文化。《诗经·召南·采苹》曰:“于以采苹?南涧之滨;于以采藻?于彼行潦。于以盛之?维筐及筥;于以湘之?维錡及斧。于以奠之?宗室牖下。谁其尸之?有齐季女。”可见二三千年前的人们就常用白苹来祭祀神灵,或做成菜羹享用,同时也说明了“采苹”是古人常见的劳动。唐钱珝有诗云:“雨馀虽更绿,不是采苹时”就足以证明。巧的是钱珝正是湖州吴兴人氏,可见白苹与湖州颇有缘分。白居易所作《白苹洲五亭记》就有记载:“湖州城东南二百步抵霅溪,溪连汀洲,洲一名白苹。梁吴兴守柳恽于此赋诗云‘汀洲采白苹’因此为名也。”不知此地如今尚能见白苹否?其它还有李白的:“渌水明秋日,南湖采白苹。”杜甫的:“君山可避暑,况足采白苹。”陆龟蒙的:“为爱江南春,涉江聊采苹。”唐于鹄的《江南曲·偶向江边采白苹》等等。秋水白花,少女采苹向来是江南典型景致,从前引得文人骚客竞相咏颂,我辈现今只能遥想古时灵巧白净的越女一边采苹,一边唱歌的情景。

那何为“白苹”呢?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苹乃四叶菜也,叶浮水面,根连水底,其茎细於莼莕,其叶大如指顶,面青背紫,有细纹,颇似马蹄决明之叶,四叶合成中拆十字,夏秋开小白花,故称白苹,其叶攒簇如萍,故尔雅谓大者为苹也。”李时珍的白描,画出了白苹的风姿。古人对它青睐有加,岂偶然哉!但植物学家指出四叶菜是蕨类植物,根本就不会开花,故有人推测白苹更有可能是“水鳖”。“水鳖”为多年生浮水草本,叶面深绿色,花瓣三枚,花白色。夏秋之际开小白花时,可以成片地浮在水面上,远远看去倒也壮观,亦符合“白苹满芳洲“的意境。其幼叶柄可以作为蔬菜食用,所以在古代被用来做羹汤祭祀祖先,也是有依据的。

由此可见,古人写诗只求意象,不求甚解。但不管是”四叶菜”也好,“水鳖”也好,作为一个具体植物的“白苹”,其美好的意象才是最重要的。“汀洲采白苹,日落江南春”,读之怡情,思之怅然。明程羽文《花月令》中写道,八月(这里的月份指农历):槐花黄。桂香飘。断肠始娇。白苹开。金钱夜落。丁香紫。眼下正是白苹开花的季节,何不踏足郊外,一寻芳踪呢!


来源:温州日报文化周刊

孔戈碧/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