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 让天使停止飞翔的乡村

2018-02-14 10:05  

小小村庄,美丽岭北,一角风景,一梦天堂,这是一座可以将时光慢慢雕刻的山村、这是一座美到让天使停止飞翔的山村。

岭北的美首先是古道之美 ,岭北古道是通往这座仙境的最古老的通道之一,这条古道一头连着罗阳镇,一头连着岭北乡,全长5公里多,是岭北乡民进出县城罗阳的步行道,故而又称为民道,其中岭头庵至岭北村尾村的一段长约达2.5公里,是古道之精华所在,正是为今人所赞誉有加的地方。一条蜿蜒的小溪一直陪伴左右,流水常年不断,“青山不墨千秋画,绿水无弦万古琴”,衬着山林的空灵清幽,涧泉清脆的声音是格外地悦耳动听,似乎远远的有位佳人,正含着一丝浅笑,涉水而来,而走在古道的每一位有心人,都有可能是有缘人。

在古道口、有一座透着古韵的廊桥――同乐廊桥。美丽的廊桥与沧桑的古道交相辉映。这是一座会唱歌的廊桥,有风吹过时,它便轻轻哼起古老的歌谣,在美丽的清晨与静静的夜晚,它只哼唱给懂它的人听;它是董直机老人带着他的徒儿们完成的,这是一位诗意的老者,面对着连绵苍翠的山景,听着鸟儿的鸣唱,把原始的木头慢慢雕琢成会唱歌的廊桥,这是一件多么令人羡慕又是多么诗意的工作啊,如果你在村庄的某个角落见到这么一位白发飘飘的老者,那一定就是他!

廊桥的下面是溪滩,它是有灵性的,常年围绕着这座小村庄,浅唱低吟,岁月的脚步从没有在它的身上流下痕迹,这样的溪边,是适合抚一把古琴,吟一曲《山行》的;这时候,那些所谓的名与利、生与死都豁然参透,悄然隐入这遍地的绿阴中,这样的时光里,意念外,面对这样的溪滩,你会觉得清晨在溪边浣纱的妇女就是最幸福的。

溪滩边上,通过一座曲桥,就是一片小树林,这些可爱的小树们,在阳光下、在微风中,那一片片刚长出的叶子,像极了刚刚出世的婴儿的笑脸,那么干净、那么美好,与溪水为伴、与清风嬉戏,无忧又无虑;每当放学的孩子像小鸟一样飞入小树林时,整座小树林就都欢笑起来,孩子们捉迷藏,荡秋千、摸小虾、捕蜻蜓……春天起风的时候,孩子们还会叠起一只只风车,把它举得高高的,那旋转的美让春天在这里都迷了路。这些孩子是这片小树林最最快乐的小精灵,在岭北的灵山秀水里,孩子与小树们一起,快乐而又健康的成长。

村庄的不远处,是一条小路,当你静静地走在这条小路时,会有着一种天然的安抚情绪,你会闻到这里的土地散发着麦粒的淡淡清香;你会看到白墙青瓦的村落民居错落有致;你能感受到门前的小桥流水,屋后的夕阳炊烟;村民们将桌椅饭菜搬到门前,天高地阔地吃着饭;房前屋后的田地里的蔬菜瓜果的花朵和叶片上,缀着点点水珠;天边的晚霞、向晚的微风、澄清澄清的天空、蛙声一片的田边都将是这些农民的好友,“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这样古朴自然的田园风光,这样春笋一样的新鲜青嫩的时光,只是属于岭北的。

在小路的尽头,只要抬起头来,就能发现很多的梯田。梯田里,有一座高大而沧桑的古屋,在行行梯田的包围中,多么像一位卸甲归来的将军,千年的瓦片也掩盖不住他王者的风范,骄傲而又霸气。所有梯田,似乎都成了他可任意指挥的士兵,四季是他的指挥棒。春天的梯田,在他的指挥下,成了清新的诗行;夏天的梯田,在他的指挥下,变成了绿色的海洋;秋天的梯田,在他的指挥下,成了金色的麦浪;冬天的梯田,在他的指挥下,成了大自然的棉被。

而当这座村庄的黄昏到来时,一天当中最美的时刻也来临了,此时那哗哗流去的溪水是会唱歌的、不远处的名叫福泰桥的廊桥是可以入画的、溪边那些星星点点的,淡黄色细碎的小花,是会微笑的,它们安静的点缀在这清风山野间,只一笑间,就醉了所有的村庄;头顶,是明净的天空,风在你耳边呼啸而来,一切是那样的可亲可爱,你可以听到了这座村庄甜美的呼吸,也会闻到花瓣的那一脉芬芳,更会看到萤火虫们提着小小灯笼飞来飞去,当它们在远远的山色中停下,多么像停止飞翔留恋村庄景色的天使啊!我不知道天堂是什么颜色,那里会有碧蓝如洗的天空吗?会有一朵朵纯白的云朵从空中飘过吗?会有无数的小天使拍打着洁白的翅膀飞过吗?我真的不知道,天堂是什么样子,但我知道在这座纯净的山村里,天使一定以为天堂就是这里!


来源:温州日报文化周刊

王叶婕/文


相关阅读